喜欢本站请将 转发给您的好友  |  請使用Ctrl+D進行收藏本站  | 永久地址发布页
公告: 亚洲成年免费视频网站 国产精品手机在线视频 欧美精品视频线观看 国产亚洲视频 亚洲视频网站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武侠小说  »  黄蓉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黄蓉
大胜关,陆家庄。建庄者是「东邪」黄药师四大弟子之一的陆乘风,原建于太湖边,但被「西毒」欧阳峰一把火烧掉之后,就改建于大胜关。一代大侠郭靖及黄蓉夫妇,非但与现任庄主陆冠英夫妻交好,黄蓉更是陆乘风的师妹,两家交往极密,因此每当襄阳战况稍缓,郭靖总会带同妻女及徒儿,于庄内小住数天。   夜深人静,但黄蓉仍然未寝,她花上数晚时间,把丐帮的帐目整理。丐帮虽是乞丐组成的帮会,但毕竟是天下第一大帮,帮中净衣派更不乏家大业大之辈,所以帐目及组织的管理,还是非常繁重。更何况郭靖、黄蓉夫妇身系襄阳安危,黄蓉近年更把大量的丐帮资源用于守城之上,可以说她手上的这盘帐目,与大宋存亡唇齿双依,所以再累,她也要第一时间整理。   把帐本锁好后,黄蓉由书房回到了睡房。丈夫郭靖早已入睡,不是他不体谅黄蓉辛苦,而是黄蓉要求的,她深明大义,知道丈夫身系家国安危,极需充足休息,所以勒令丈夫每晚先行休息,否则以郭靖耿直的性子,爱妻如命的性格,黄蓉工作多久,他也会等下去。- Y4 a4 e! t5 ^0 t9 q   黄蓉来到床前,望着丈夫坚毅的睡脸,心中柔情万缕。二人成婚多年,感情深厚,连女儿也长大了,但能享受过的閑静日子不多,成婚数年更要带大三个大毛孩,又忙于坚守襄阳,闰房之乐渐少。黄蓉爱怜地轻抚郭靖粗糙的面庞,心中充满怜惜,暗歎几年间,靖哥哥已老了许多。郭靖虽然受惯大漠风霜,又得道家功诀养生,但忧国忧民,面上已现岁月痕迹。反倒是黄蓉,相貌得天独厚,又有「九花玉露丸」养顔,容貌之美、身段之佳竟与少女时代相去不远,说她是一女之母只怕外人难以相信,有时与郭芙走在一起,旁人不知,还以爲是姊妹双娇,各擅胜长。- y1 Q' W3 h& P) y / ^8 z' r8 `8 W+ b4 ]3 F* z7 p   难得清静,黄蓉也不急于就寝,昂首凝望窗外圆月,心中柔情百转,念滋滋的就是一个男人的身影…「也不知他现在怎样呢?」一想到缠绕心头的那个「他」,黄蓉就感到心头狂跳,双颊如火烧,那种炽热,还有向下蔓延之势…正癡想间,房内突然传出数下极有节奏的犬吠声:「汪、汪…汪汪汪、汪…」也不知是从何而来的野狗,吠得古怪,扰人清梦。2 u# |% x% o6 W ( ~& }( o) d$ G& ]   吠声虽低,但听在黄蓉耳中,却有如春雷乍响般震撼。她霍地站起,第一个反应是沖门而出,但方打开房门,被夜风一吹,神志稍爲清醒,又踌躇起来。她俏然的站在门前,欲进还退之间,又传来另一阵犬吠声。 * K$ I9 s  x+ R$ X7 @   「汪、汪…汪汪汪、汪…」犬吠不住传来,黄蓉终难敌声音中催促之意,一咬牙,施展轻功,就往声音的来源寻去。   一开始,她还能控制,刻意的放慢步速,但当又一次犬吠声现,她心头狂跳之下,顾不得身份,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急掠。传自桃花岛的轻功何等迅捷,几乎是数个呼吸之间,就已经循声音的引领,来到一座荒废的破庙。明亮的月影之下,破庙之内异常阴暗,如一潜伏的恶兽,张开巨口,等待猎物捕食。在黄蓉眼中,阴沈的破庙更像是无底的深渊,一进入就会深陷其中。虽然一个人也看不到,黄蓉敏感的芳心还是感到庙内有人在等待自己,那人正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系在心头,无刻或忘,每一想到那人的身影,她就感到情思难禁,身不由己。   既来之则安之,黄蓉从不是处事犹豫之人,抚平心中荒乱,就踏进黑暗的庙中,勇敢地面对一生中最大的梦魇. 庙内无灯火,也无香烛,只有一丝月光从残破的窗外透入,隐约照出遍地残破,还有一男人的影子。黄蓉一看到那男子,芳心剧震。虽然一早已知唤她来的是谁,但看到此人时,她仍然难掩激动。 ! Q9 F5 ~; _4 r1 Z   「你…找我来…所爲何事…」因爲紧张,智比诸葛的「俏黄蓉」突然连说话也断续起来。+ m$ [6 f8 y1 o# U/ e6 ?# h   「你总是突然消失…又突然出现…一走就音讯全无,我还以爲你已经曝尸荒野了。」口中说得刻薄,但语气中关切之意却是无法掩饰,一腔关怀却如石沈大海,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黄蓉既羞且气又怒,泪珠已在眼眶打转,顿足娇叱:「你再不说话我…我就走了。」「过来!」低沈声音自庙中深处响起。2 l4 O) I7 }/ d2 q1 * l! Q   黄蓉本就立定主意,绝不再向此人降服,但久违的声音入耳,心神就迷迷糊糊,意识还未转过来,身体已经作出反应,含泪纵身投入这人怀中。她娇巧的身体被男人一把抱着,玲珑剔透的曲线紧贴于男人胸前,鼻中呼吸着熟悉的男人气息。4 K& K+ y  V2 J# r0 K( h- N   「你…」男人根本不让黄蓉有说话的机会,她才吐出一个字,檀口已被封着,一根又粗又湿的舌头强硬的塞入,先是挑弄起她的丁香小舌,然然扫遍她口腔内的每一寸。强硬中隐藏着高超舌技,让黄蓉心神俱醉,本就不高的抵抗力彻底瓦解,也吐出香舌相互纠缠不休。她双手主动的缠在男人粗颈之上,娇小但丰满的胴体犹如不安份的长蛇,不断扭动奉迎,那还有半分「天下第一帮」帮主的清冷自若,简直就是久旷的怨妇,在向情夫求爱。2 c0 f4 I. e$ R6 D% Q- p 7 R: Z; {' d; F1 a! X   良久,二人终于分开,饶是黄蓉功力深厚,但过久的深吻加上激动的心情,还是让她娇喘连连,好一会才能喘着开口:「你…你这人…永远也是这麽急色,一来就这样对人家。」最后的「人家」两字既娇且媚,配合沈重的喘息声,在黑暗中散发着异常的诱惑。   「你也不是一样吗?还是这麽放浪、这麽淫蕩,真不愧是我的小性奴。」男人的声音无比的猥亵,但对黄蓉而言,却是最难挡的诱惑。! s8 W& Y8 R# b2 l+ ~7 ~1 K0 ~   「不準、不準你用那种字眼形容人家…」口说不愿,但「性奴」二字一入耳,黄蓉就感到全身通上下过一道热流,兴奋得抖震起来。「你有抗议的余地吗?嘿…」黄蓉还想再说什麽,但小嘴巴又一次的被封着,早已情动的她立即沈醉其中,忘记说话。这次的吻短得多也浅得多,几乎是一接触就分开了,让黄蓉恋恋不舍。' B/ p- t2 Y5 M+ J) X, L * ^) ^+ I6 I& i; W* F: c1 w& o   她食指轻按朱唇,带点哀求的意味道:「让人家看看你好不好?」请求几乎立即获得反应。男人自怀中取出火摺子打着,燃起身旁的烛台,微弱的烛光映照出黄蓉带着红霞的豔容。她癡迷的看着面前烛下的男人,彷佛他就是自己的主宰、信仰。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被广传爲「天下第一美人」黄蓉深情望着的,竟然是个胖得像颗肉球的男子。男子年事已然不轻,一张脸又圆又大,大至一对小眼睛深陷其中犹如两粒蚕豆般,既丑且笨。   「你瘦了。」黄蓉伸手轻抚男子的面庞,痛心的道。瘦了也胖成这样,很难想像他最胖的时候是什麽样子。6 f; k8 G4 |, y3 j+ C1 Y; F   「塞外生活艰苦,食物又难吃,瘦少许是难免。」男人装作潇洒的笑道。但他一笑,满脸肥肉堆起,形成层层摺纹,一双眼睛如深陷肉堆之中,非常呕心。+ s' O' y! X# R' X" v& P. k ' x1 _" z8 D# ^3 Y5 [' n   但黄蓉看着他的目光,却是如此的癡迷不舍,她紧紧搂着胖子满布赘肉的颈,彷佛一松手他就会凭空消失一般。「塞外?你到塞外去干什麽?」黄蓉一脸讶然。0 m6 K) U+ F, X0 u   这刻她才知道男人失蹤大半年,竟然是远走塞外不毛之地。  ^& |; V9 X6 c   男人又是震着肥肉的笑。「你丐帮子弟遍布天下,我不远循至塞外,如何生存至今?」黄蓉面色略沈,轻啐一声:「胡说!你早知我已撒销追捕令,还命令帮内弟子,见到你这位前长老要好生招呼。什麽远逃只是藉口,你到塞外定是另有图谋。」男子呵呵一笑,眼神中闪过一丝凶狠意味。「你也懂得说我是前长老,还是在衆目睽睽之下,被你逐出帮派,我那还有面目留在中原?」男子之话一出,黄蓉立即感到满腔委屈,双眼浮现雾气。「你还怪我当初逐你出门…又不想想你怎样对人…第一次见面就用那邪术对付人家…我那时又未…」一想到和男子初见时的光景,还有之后的绮丽春光,黄蓉就羞得低下头来:「只要你说一句话,丐帮帮主之位,我不是拱手相让?我哪还有拒绝的余地?我连人也是你的了…还有什麽不属于你…你何苦如此损我?」男子面露得意至极的邪笑,轻声询问:「人老了,耳朵不太清楚。你再说一遍,你是属于谁的?」黄蓉低着头,羞怯一如待嫁少女般道:「我是属于你的,属于丐帮彭长老的。) W' z% ~' d. V! h7 K3 l   很多年之前就是了。」此言一出,黄蓉身心俱软,悔疚之中,又带点兴奋,旋又暗歎数年不见,自己还是难敌此人魔力,主动开口投降。' T* P+ T( `. e9 I( U0 a$ B   彭长老!此人竟然是前丐帮四大长老之一的彭长老,当日曾用慑心邪术把黄蓉夫妇二人擒获,最后反被逐出丐帮的彭长老!但此人是如何和黄蓉连系上,并发生如此「亲密」的关系?当日他被白雕啄瞎一目,又是如何複原的?+ ?7 a* d- V9 W0 x  b0 r  P   「哈哈哈!」彭长老得意大笑。「说得好、说得好,真不愧是我听话的淫奴。